血战钢锯岭的观后梦,鬼火和烈阳

如果你喜欢全金属外壳,大兵瑞恩,兄弟连,那么千万别错过。

首先,电影拍得真心不错,五星推荐,梅尔吉布森把战争的惨烈展现得淋漓尽致,与李安在《比利林恩的中场战事》的那个血雾同样具有冲击。战争的真实情况就是死亡和恐惧,无论这背后是什么神圣的理由还是什么伟大的愿景,每个人,哪怕是战争疯子也应该对战争心存恐惧。
看完电影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信仰真可怕,信仰比战争更可怕,因为信仰能够驱使着血肉之躯涌向最为可怕的战场,并相信自己在信仰的眷顾之下能够侥幸存活。
云顶集团,上了战场,一个炮弹下来,双方都是尸横遍野,有理智的双方就应该马上停战言和,无论多牛逼的硬汉问他愿不愿意继续打仗,都应该回答不。但双方的信仰都支持着自己,为了天皇,为了大和民族,为了美国的安全,为了妇女和儿童,只要有一方心存坚定的信念,战争就要打到你死我活。
信仰的驱动就如同义和团大师兄的那柱香,既不会保护你刀枪不入,也不会保证你所向披靡,只会给你傻傻向前冲的憨劲。不是说不要反抗,放弃抵制侵略的信念,而是应该彻底击碎第一个拿起战争武器的人的幻觉,加持在希特勒和东条英机等人心中的那个信念也是一种对他们来说的信仰。尤其宗教信仰的不可明示无法言说的神秘特点使得其可解释性无比丰富,最善良的意图也可被利用做最为邪恶的武器。在战场上,信仰也是那一剂吗啡,让战士们冲锋陷阵,即使看过血肉横飞也能让战士们重返战场。
说句政治不正确的话,如果全世界每个人都拒绝服从命令,也不会有战争存在。可惜人类的天性就不理智。
PS:梅尔吉布森的这部电影其实有误人子弟的嫌疑,虽然真人真事改变,但不拿枪上战场能活着回来的这个几乎是孤例吧。打仗要带枪!

两分钟后医生们还在商量手术方案,我很焦急,可是我不能开口请他们立刻把那颗子弹拔掉。漫长地等待我憋不住了!正如我所料,那个要命的子弹真的捅破了我的心脏,我的心在滴血,我知道我马上要歇菜了,但是我并不怕,因为我知道人生短短百年,好也过,歹也过,早晚都要面对死亡。我没有怨恨这帮医生,除我之外也没有人知道我接下来5秒就要死掉,更没有人来问我“遗言”。我索性深吸一口气用尽最后一丝力气说出了遗言:“我没有被拥有过爱。”,不知道后来能不能成为我的墓志铭,因为梦境结束了。 这是我昨天看完《血战钢锯岭》后,晚上做的一个梦。。有没有解梦大师帮忙分析一下。

两个月里,李安的比利林恩和吉布森的钢锯岭,用极大的反差讲述同一个主题。一个是阴影中幽暗的燎原鬼火,一个是双瞳前爆开的夺魄烈阳。

© 本文版权归作者  sosofl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扑通~家里的菲佣父子跪在我身前,请求我为他们“没有杀人”作证,看着他们绝望的眼,再神看看他们身后那群凶神恶煞的黑人,出门在外不容易,作为主人我应该保护他们,何况那小孩才八九岁的模样,我便答应了,而且还送出了温暖的拥抱。 第二天撞见他们父子是在街角的胡同,昨日一般的情节,不过这次的黑人换成了一个印第安警察。 “你要保护他们?”他持着手枪走到我跟前毫不客气地说:“你敢发誓他们昨天没有杀人。” “我发誓他们昨天没有离开花园半步,而且这是一帮黑人的嫁祸。”危急时刻,我来不及迟疑,将一沓钞票向印第安警察递了过去。 砰~,砰~砰~,那个印第安警察朝我开了五枪,我倒在了血泊中,感觉不到疼痛,也没有昏迷,依然看得见那印第安警察嘴角露出诡谲的笑,还有昨天那帮黑人,他们也出现在那印第安警察身后。 接着,我被邻居送到了医院,没有昏迷,意识尚在,只是全身不能动弹。有一颗子弹快要穿到我的心脏,就差一丁点儿。我躺在手术台上,感觉只要松开这口大气,再吸气,那颗子弹就能顺势捅破我的心脏。

本文由云顶集团发布于专业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血战钢锯岭的观后梦,鬼火和烈阳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